「恐惧」如何影响经济?金融危机十年之后

人们对引起恐惧的故事有何反应

长期以来,新闻媒体和公众讨论一直将金融危机说成是人们在经济风险控管方面过度自满一段时间之后,一连串的经济失灵骤然发生所造成的恐慌。使用具强烈感情色彩的字词如「恐慌」和「自满」,可能显得像媒体炒作:恐慌令人想起失序的民众试图避开突然出现的人身危险,自满则暗示一种洋洋自得的昏沉状态。

但是,在这种金融事件中,人们多数似乎完全理性;这些事件发生在人们大致正常生活的几个月或几年里,而人们期间往往表现得像是在梳理事实。即使在金融「恐慌」期间,多数人看来很正常和放松,不时说笑。

但是,使用恐慌和自满这两个词真的离谱吗?这两个词都描述必须靠神经结构支持的精神状态。我们必须研究这些结构,以确定金融恐慌与其他恐慌、金融自满与其​​他类型的自满在神经学上是否有共同之处。

金融危机十年之后,银行该怎么办?

我们来看本​​书撰写期间出现的一个例子:在2007~2009 年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将至之际,银行业者承担愈来愈多风险。2017 年,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 发表报告指出,美国银行业者为了取得较高的资产收益,藉由延长投资期限承担了过高的风险,情况令人担忧。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近十年里,利率一直非常低,虽然较长期的利率高一些。

藉由延长投资期限取得较高的收益,对银行来说风险相当高,因为如果利率突然上升,它们必须提高存款利率以留住存户,因此多付的利息可能超过较长期限投资带来的额外收益,进而造成银行极大的麻烦。

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近十年里,利率一直非常低。

银行最终决定承担风险,但它们如何形成对未来利率的预期?

世上没有任何一名专家已证实能够可靠地预测未来几年的利率。没有人能告诉银行业者眼下的低利率时期多久之后结束,也没有人能保证低利率将永远持续下去。

银行业者掌握的只是对某些叙事逐渐淡化的记忆,它们是关于发生在其他历史时期的事:利率大幅上升,导致大量存户跑到银行提走存款。在利率已处于低位十年之久的情况下,这些故事看来比较不相关,但我们没有办法量化相关程度降低了多少。

银行业者在这种情况下的行为,或许最好视为受原始的神经系统模式驱动,也就是经历数百万年的达尔文式演化、流传至今的那些大脑结构模式。

这也许与「恐惧」的演化有关

现今的狗和啮齿动物拥有一些相同的负责管理恐惧的大脑结构,此一事实是它们具有共同的中生代1起源的证据。恐惧是所有哺乳动物和较高等动物的一种正常情绪,由大脑结构支援。恐惧的消除是一个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的过程,以便在危险过去之后解除恐惧。

科学家最初是间接观察到这些大脑结构的活动。1927 年,俄罗斯生理学家巴夫洛夫(Ivan P. Pavlov) 报告了他对狗的研究。如果在节拍器滴答作响的情况下在狗的舌头上给它一剂酸液,重复很多次之后,只要有节拍器的声音,不加酸液也能引起与加酸液一样的不由自主反应。

巴夫洛夫的实验在心理学上十分著名。

在实验的随后阶段,巴夫洛夫反复打开节拍器,但不使用酸液,狗的厌恶反应逐渐消失。后来研究者发现了这些反应涉及的大脑结构。

在老鼠中,侧杏仁核2的神经元在恐惧产生阶段和恐惧消退阶段都发挥重要作用:神经元在恐惧产生阶段增加发射讯号,在恐惧消退阶段减少发射讯号。并不是所有神经元都减少发射讯号,恐惧因此仍有残留。神经学家得出以下结论:

总而言之,有很多证据显示,杏仁核、腹内侧前额叶和海马体之间的互动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神经回路;该回路是消除恐惧的能力之基础,在演化过程中留传了下来。

老鼠的这种神经回路,以及不由自主的恐惧触发表现,与人类十分相似。就人类而言,腹内侧前额叶皮质的厚度与消除恐惧的成效有关。

人类不由自主地触发表现,与老鼠的神经回路相似。

人类的某些神经障碍,例如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代表恐惧无法消除,研究这些神经障碍可以揭露恐惧管理的基本结构。我们似乎可以合理地假定,人类管理恐惧的神经回路尚未演化至理想的状态,因为人类文明只有数千年的历史。

Next Post

2020医保谈判揭晓:今年有哪些新变化?

周二 12月 29 , 2020
追求合理价格,目录内原有药物也可能重新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