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华尔街传奇罗杰斯:未来3年,必有大事发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和岛(ID:zhenghedao),口 述:吉姆·罗杰斯(全球顶级投资家、量子基金联合创始人),采访:徐悦邦(《进化》主理人)、曹煜,翻译:邓峰,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有一句话叫:“对拿锤子的人来说,看什么都像是钉子。”

拿锤找钉的人,或许本质上是试图在人生的“无限游戏”中偷懒,企图“一招鲜吃遍天”地搞定人生的所有难题。

而查理·芒格却曾说过,巴菲特的投资技巧,在65岁之后有显著提高,“我可以告诉大家,如果巴菲特停留在他早期的知识层面上,他就不可能获得现在的辉煌成就”。

那些常年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常青树人物,无一不是处于时刻“进化”的状态中,甚至是以否定、刷新自己过往的认知为乐。

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正是这样一类人。

罗杰斯26岁只身闯荡华尔街,与索罗斯联合创立的全球顶级对冲基金——量子基金(Quantum Fund),在10年间赚取42倍的惊人回报,还曾准确预测1987年全球股灾、美国次贷危机。他与巴菲特、索罗斯并称为全球三大投资家。

股神巴菲特甚至曾慕名听他讲课,并评价他“把握时局大势的能力无人能及”。而罗杰斯的智慧和判断依据,都来自于“街头巷尾”:1942年出生、现年近80岁的罗杰斯曾两度环游世界、4次访问中国,边旅行边寻觅机会,玩赚地球。

罗杰斯所掌握的那些来自田间地头的一手信息,本身就是最与时俱进、最为进化的动态思想。没有人会忽略罗杰斯对世界经济大势的判断。

最近,我们与吉姆·罗杰斯进行了一场对话。罗杰斯和我们谈及:他观察到的一场即将发生的“危机”、中美关系、他做人做事的一些原则,以及他为什么看好中国,等等。

希望他的思考对你有所启发,以下为对话实录:

一、人们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Nothing”

问:您在今年出版的新书《危机时代》中提到,一场远超2008年“雷曼时刻”的危机即将到来。为什么会下这个判断?

罗杰斯:你这个问题很重要。是的,我们现在确实有一个“麻烦”。

“远超2008年雷曼时刻的一场危机迫在眉睫”。从2019年开始,我一再地就此发出警告,但显然没有多少人相信我说的话。

问题还是出在“负债”这两个字上。2008年时,全球债务水平过高。在当年危机真正发生时,是向来未雨绸缪、有储蓄习惯的中国,花钱帮忙解救了全世界。

时间来到2021年,全球债务高企。一个硕大的“债务雪球”,依然在不停地滚动着,各国政府都在不断印钞、借钱、花钱,而且是大笔的钱。

我曾说过,当一个社会拼命借钱时,意味着这个社会存在着极为深刻、且不容易解决的结构性问题。

比如我儿子所在的美国,尽管它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但同时它也是世界史上最大的债务国,没有之一。这个国家在“负债”这件事上,从未停止过狂奔的脚步。从前如此,现在如此,未来恐怕也如此。

2008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是9000亿美元。时至今日,区区10余年间,这个数字已经膨胀到8万亿,这可是8倍以上的差距。

这样一来,等下一次有问题发生时,情况肯定要比2008年严峻,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债务水平比2008年高。

所以下一场危机肯定是我这辈子——更确切地说,是下一代人——会遇到的最大危机。(So the next time we have a problem, it’s got to be a very very serious. It’s got to be the worst in my lifetime.)

问:但很多人可能会说,这次不一样。因为时代变了,技术不断在进步、政府监管的水平也提高了,等等。

罗杰斯: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象,被乐观冲昏了头,认为“这种好景气说不定可以再持续100年”的人一定少不了。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当人们陷入疯狂时,永远都会用一句口头禅替自己辩解——这次不一样。

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成立:当许多人心照不宣地说出这句话时,很有可能人们已经陷入某种疯狂状态。

我还记得当年日本经济繁荣时,在我的某次演讲中发生的一幕:当时,站在讲台上的我对台下观众说:“我认为市场对日本股票的评价有虚高的迹象。日股有泡沫化的风险。”

话音还未落,就有人举手发言:“日本人不一样。”

我回答:“日本人穿裤子的时候,也是一条腿穿进去以后再穿另一条腿,而不是两条腿同时穿。”

要记住,“这次绝对不一样”,没有比这句话代价更为高昂的错误。

问:负利率、美联储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一个不断推高的债务雪球,似乎包括您在内的不少人都认为,一场“全球债务危机”可能会到来。那么,这场危机发生前的一些“征兆”可能会是什么?

罗杰斯:我出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1942年。在这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中,我经历过的危机数不胜数。

危机发生的一些迹象?我给你举个例子,像过低的利率。这会使得人们对金钱麻木,在一种集体无意识的氛围中盲目负债。

如果说年轻人一下子有了很多钱,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会大笔地消费,明明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却偏要靠透支信用卡的方式开最好的车、住最贵的房子、追求最物质的女孩,等等。

因此,世界各个地方的股票、债券、地产都会涨价,涨到水涨船高的地步。在价格和价值偏离得非常厉害后,就会有事情发生,导致人们恐慌抛售。但具体的导火索是什么还不一定,有的时候过高的价格就足以引发问题。

所以危机发生的迹象:或者是各国央行政策开始收紧——现在有些央行已经这样做了,不是美国、日本这样的大国,在一些还不是很有名的地方,但确实可以看到苗头;也可能是发生战争;或者是一次严重的破产。

导火索可以是任何事情,但通常是由于价格太高、银行开始收紧,投资者减少投资,紧接着熊市就来了。

而且,往往是那些没人在意的小征兆、小迹象,才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就拿2008年那次来说,事情其实起源于冰岛,2007~2008年冰岛陷入巨大的经济危机,当时占GDP四分之一的金融和房地产泡沫破裂。

但遗憾的是,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些事件没什么大不了,然后悄悄蔓延了15~18个月,最后雷曼兄弟破产了。

危机一般会酝酿几个月才发生,下一次可能也是这样:一些小国家、小公司出了没人留意的问题,然后蔓延到大企业,上了电视、报纸,我们才知道出了问题。

现在正是这样:比如2019年8月,阿根廷走到债务违约的悬崖,它的货币比索和国债价格一路大跌;再比如在印度所有企业中,债台高筑、理应破产却仍勉强生存的“僵尸企业”占比竟然高达三成之多,等等。

所以,未来3年内肯定会有事情发生。(It certainly has to be in the next 3 years.)

如果作为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或者欧洲等地方出现问题,全球就没有地方能够幸免。不管你身在何处,一旦大经济体有麻烦,麻烦总会影响到每一个人。

假设你是一家没有多少债务的中国公司,自己的事情做得很好,但一旦你的欧洲客户欠债很多,他们出问题,哪怕你没做错什么,问题也会找上你。

问:那如果危机不可避免,对普通人、政府来说,在恐慌(“panic”)时刻,应该怎么做?

罗杰斯:首先我要说的是,这种危机就是不可避免的。时隔千百年就会发生——不是什么新鲜事。

政客有时候会说,“不用担心,这次没事”。但历史告诉我们,无论如何这种危机都会发生,不管是个人、公司还是国家,都没办法躲过去。(And I’ve read enough history to know it’s going to happen again no matter what happens.)

你能做的最好的准备,就是尽可能地降低债务水平,不要搞得负担太重。一旦有一个人出问题,由于雪球效应,总会牵扯上其他人。

另外,要彻底改变你对危机的认知方式。你现在深信不疑的许多常识,15年后也许就会大错特错。举个例子,1991年,曾经与美国并肩的超级大国苏联解体了。这放在10年前的1981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所以我可以断言:今天我们认为是常识的东西全部是错的。

最后,如果说要投资,只投资你非常了解的东西。如果不知道投资什么,那就不要投资,等待就好。

当下这个时候,市场上挣钱的人很多,亢奋的人也很多,他们说投资挣钱多么多么容易、多么多么有意思,自己又挣了多少多少钱。其实他们都是在出卖自己的朋友。(They sell all of their friends.)

大量新手投资者入场,这通常是牛市结束的标志。美国2021年就是这样。(In the US, what do I see in 2021? That’s another sign that happens.)

问:听起来有点像那句古谚——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

罗杰斯:你说得对。但我想说的是,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I will say it, the main lesson in history is most people do not learn the lesson of history.)

举个例子,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就并不了解历史。他认为贸易战是好的。而且如果有人告诉他历史发生了什么,他会认为他比历史更聪明。

大多数人并不能从历史中学到什么。但历史其实已经很清楚地显示了结局:

它总是发生、它总会这样。

二、现金是“垃圾”?

问:那对于担心危机到来的人而言,有哪些资产是值得持有的?是金银这样的大宗商品,还是美元、A股等?

罗杰斯:我还是要强调,不要去投资任何你不了解的东西。

因为在我看来,如果我告诉你,人这一辈子只有20次投资机会的话,那你就会非常小心。所以不要频繁买入、卖出,不要依靠电视或互联网上的“消息”投资,一定要非常非常小心。

如果想要在危机中幸存,这就是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

现在说起来,就拿债券为例,债券的价格已经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如今多数国家的债务市场是泡沫,现在肯定不是什么好的投资机会。

许多国家的房地产也正在变成泡沫,比如韩国等地已经是严重的泡沫。

而多数国家的股市也在形成泡沫,亚马逊股价天天涨,三星股价虽然不是天天涨,但也一直在走高。股市的泡沫暂时还没有完全形成。我想,如果股市也加入进来,那这轮周期也就该走到头了。

就我了解到的,实物资产、大宗商品是最便宜的,白银价格已经较最高点跌了50%,它不像是哪家公司的股票,也不是韩国或什么地方的房地产。从历史水平来看,大宗商品现在的价格还算便宜,也只有这时候会有很多钱进场。

不管是白银、铜,还是面粉、稻米,人们现在开始把钱投在硬资产(hard assets)上。因为从过往看,人们总要寻找方法,保护自己的钱不被贬值——纸币印得越多,本身的价值就越少。

但如果你不知道白银是什么,或者不知道哪里能买到白银,那就不要投资这个。至于我自己,我现在是不会买金银的,要买的话早就应该下手。

农业、能源、餐饮、航空、航运等,这些都是能找到机会的领域,前提是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中文里有个词叫“危机”,危险与机遇。英语里并没有这个单词。当遇到危机时,先停下来想想,看看什么地方有机会:

一般来说,有“灾难”的地方,就总是有机遇。

问:那您觉得数字加密货币怎么样?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前段时间说,现在“现金是垃圾”,人们会经历更多的通货膨胀。最终,人们会选择“几乎任何其他东西”——股票、黄金、比特币、房地产。他本人就持有一些比特币。您怎么看?

罗杰斯:我知道有些人一直在交易某些加密货币,而且收益还不错。这当然很好。但前提是他们能找到交易对手。东西本身有没有价值不要紧,只要有交易对手就可以,就总能够赚到钱。

但我要说的是,现在已经有数百种加密货币消失归零。历史上是发生过这种事情的。我担心的是,加密货币最后就算不是全军覆没,多数也会消失不见。即便是今天大名鼎鼎、备受追捧的比特币,最后恐怕也难逃厄运,将被市场无情驱逐。

所以对我个人而言,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什么这个“币”、那个“币”,我一律不感兴趣、一律不投资。

因为普通数字货币和主权数字货币是两码事。换言之,主权数字货币是政府行为,是国家机器的产物,而比特币等一般数字货币则不具备这一性质。

我的观点是,有些人是不愿意放弃控制权的,是不可能丢掉垄断货币的权力。印度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已经在说:“等等,我们不喜欢这个。”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政府明令禁止交易、禁止使用虚拟数字货币的话,会发生什么?绝对不可小觑这种可能性。因为没有哪个国家会容忍主权货币的地位遭到挑战。

美国也正在研究、商讨加密货币。我认为,如果加密货币不再仅仅是一种交易标的,而成为一种货币,那么美国政府就会说不,不允许人们把它们当成货币来用。

美国政府不太可能说,“人们不仅可以在网络上使用美元,还可以使用别的国家、别的机构发行的货币”。政府的思维不是这样的。也许我错了——我倒是希望情况如此。

但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政府就是喜欢控制、喜欢权力、喜欢垄断。(I would like for that to be the case but governments likes control、like power、like monopoly.)

所以把政府对区块链技术和主权数字货币的支持,视作比特币和其他虚拟数字货币的投资机会,绝对是一种天大的误解。如果有人用这个说辞来忽悠你,你要万万多加小心。

当然,如果你非常擅长交易,那就别听我的,交易就是了。

问:您曾说过,只要能做到“不懂不投”,不愁赚不到大钱。但现实生活中,更常见的一种情况是,很多人往往是由于“以为自己懂了”而失败的。一个人对某件事,怎样才算“真的懂了”,而不是“以为自己懂了”呢?

罗杰斯:这是个好问题。谁能回答这个问题,谁就会变得非常富有。这是每个人每天都在寻找答案的问题。它没有简单的答案。

人们经常觉得自己了解某件事,但等到出了事才发觉并非如此。

但人总归是有自己非常了解的东西的,比如体育、美妆、汽车,等等,因为他们天天都从网络、杂志、电视上接触到它们。这些东西才是你应该关注、应当投资的东西。

那怎么发现这些东西呢?一个办法就是看看你每天都会做什么:每天上网看什么?如果很多本不同类型的杂志摆在眼前,你会选哪一本?这样你就知道,自己了解最多的是什么了。那你在这个领域上,肯定跑在我前面。

所以说,你选择的投资标的,应该是那些你已经感兴趣,并且已经有过许多了解的东西。它们才是你该下力气的地方。

问:在众多投资原则中,如果只能选择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您认为会是哪条?

罗杰斯:那就是只投资你自己了解的东西,不要听别人的。

从无数次失败中,我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彻底悟出“务必独立思考”这件事。

它的重要性在于:让自己置身事内,而不是事外;让自己成为内行,而不是外行。

我最重视的一句话就是:“用你自己的脑袋思考。”不人云亦云,完全用自己的脑子思考问题这件事,从来就不简单。

除非你真的了解自己在干什么,否则什么也别做。如果你对某个领域只是涉足尝试一下,那你是在赌博,而不是在投资。就像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判断一颗钻石的真假,最后你手里剩下的很可能是一颗玻璃珠。

但偏偏所有人都喜欢“独家情报”,特别对我这样的资深投资家来说,每个人都想从我这儿搞到点“内部消息”,都希望从我嘴里得到一句“买这个吧,绝对稳赚不赔。”

可这些人没有意识到,当他们依赖别人的时候,他们自己便会成为无能的人。

所以,在你对“赚钱”这件事拥有真正的自信之前,不要轻易投资。多数成功的投资者其实平时什么都不干,他们做研究,等待机会出现,出手;接着等待增长的过程,某天再买出。他们不会做什么5分钟交易一笔的事情。

当然,也有人会说,那这也太没意思了。但我告诉你,如果你想在投资这件事上成功,最好是做个没意思的人。做个“没意思”的投资者,你就会挣到大笔钱。(If you want to be successful as an investor, then be boring. Try to be a boring investor and you’ll make a lot of money.)

三、“美国总以为大家都该按它的方式做事”

问:接下来,咱们聊聊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拜登政府上台后没多久,就明确地把中国视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为什么美国总是要“争第一”?站在我们的角度,“以和为贵”“和而不同”难道不好吗?

罗杰斯:好吧,你说得对。

我一直认为,中美是可以合作的。在过去的30~35年里,中国一直在与美国合作。美国也通过这些合作,比如进口中国产品,获得繁荣发展。两国之间的和谐关系应该继续下去,共同成功。

但不幸的是,美国总以为大家都该按它的方式做事。

历史上像这样自以为是的国家有很多。我作为一个美国人本不想这样说,但美国现在的确如此。一直到今天,“零和”思维依然在欧美国家的政客中占据主导地位,他们信奉的依旧是强权,是武力高低。没有几个政客真正理解或者愿意相信中国的“王道”“正和”思想。

我更希望中美两国能坐下来谈一谈。就好像组建一支最好的橄榄球队一样,我说我的球队最好,你说你的最好,那没问题,我们就来比一下看看谁会获胜。仅此而已。不是什么非要把对方置于死地的问题。

中美两国可以合作,也应当合作,这样对世界更好。我读过中国历史,知道中国人有辉煌历史,而且看问题很长远、也有耐心。美国并不总能如此。所以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合作,美国可以卖很多东西给中国,中国也可以卖很多东西给美国。

但就像你指出的那样,在现在这个节点上,美国似乎坚持想要“美国第一”以及人人都该按“美国方式”来做事。

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无论什么时代、哪个国家,如果国家自身出了问题,政客总会将问题归咎于外国人。因为责备外国人是很容易的,他们的肤色不一样、语言不一样、吃的不一样、穿的不一样、信仰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所以有问题就找外国人。

美国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怪罪过很多人:墨西哥人、德国人、韩国人、中国人,等等。中国现在是个成功的大国了,所以很容易被当作“替罪羊”。

应该得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等一下,历史上出现类似的事情会怎么怎么样: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可问题是,他们不听。

问:那您觉得中美两国有可能会陷入到许多学者所预言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吗?

罗杰斯:你所说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或者类似的事情,几千年就会发生一次——所谓新兴大国与没落大国之间的碰撞。当然我不是说历史一定会重演,也有可能不发生、靠合作解决。

不过你知道的,历史本身包含了很多信息。

事情经常会发生到“修昔底德陷阱”的一步,但历史也告诉我们,不一定非要这样。或者是会以另一种方式发生,但多数人却未有察觉。多数人不知道历史,也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问:有人说,现在的世界局势与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情况相似;也有人说,更像1971年。您怎么看?一场“冲突”有可能发生吗?

罗杰斯:20世纪30年代,也就是那个“大萧条”的年代:世界各国拼命借钱,贸易战频繁发生,可是经济却一路恶化,没有丝毫改善的迹象。各种因素相互作用,最终引发了不可调和的军事冲突。

战争是花费大量财力、毁坏大量财产并夺走大量生命的行为。你和我坐在这儿说战争愚蠢,是不会有人听的。他们陷入到情绪化之中。

政客会说对面的人是魔鬼,“他们是邪恶的,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会伤害我们,威胁我们的社会制度、生活方式甚至是生命安全”。

“要击垮他们。”群众听了之后就异常激动,并把这些宣传说给更多的人听。于是,更多人就会对某某国是一个威胁这点深信不疑。

而且,下一波意识形态的宣传会接踵而至,“敌人虽然可恶,却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比他们更优秀,我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凯旋”。人人都觉得自己能赢,还认为只要3~6个月就能赢,但事实上战争从未这样结束过。

我不是在编剧本。如果你有兴趣查阅一下人类的战争史,上述各种场面一定会跃入眼帘,让你触目惊心。

人类的愚蠢和短视,就是会让这种非理性的事情发生。这是人性,没有办法。

你和我可以坐下来说服他们,说战争是疯狂的,告诉他们:喝喝啤酒、吃吃北京烤鸭、唱唱歌、跳跳舞,也是很好的。

但有些人却会说,“我不想和白人吃饭”“我不想和黄种人吃饭”。当政客开始挑事情时,疯狂的事情就会发生。

多说一句,中国是更克制的一方。

问:您在《危机时代》这本书里提到,世界经济重心正在“东移”,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为什么您会下这样一个判断——认为这是无关人们好恶的“事实”、是历史的必然?

罗杰斯:还是那句话,中国不仅有钱,还有明确的愿景,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做的是什么,以及到底应该怎么做。这样的国家及其发展战略,不可能不取得成功。

在历史的这个节点,我可以说是十分乐观的。历史上,只有中国这个国家有过数次伟大复兴:罗马只伟大过1次,埃及1次,英国也是1次,中国则有3或4次。

中国历经灾难,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它都会崛起。没有其他国家能做到这点。这就是我的看法,而且这正在再次应验。

我深信不疑,中国将会成为21世纪名垂青史的国家,以及在还没有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国家之前,中国是不会停下来的。

迄今为止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点。1984年,当我第一次造访中国时,内心深处既跳跃着强烈的好奇,又充满莫名恐惧。因为当时的美国,对中国的宣传几乎是清一色的基调:这个国家“很恐怖”。

由于从小被美国教育“洗脑”,飞机即将降落在北京的机场时,我的心脏就要从胸口跳出来了,满脑袋都是“我该不会被拉去枪毙吧?”的想法。

那时候街上没有多少汽车,也几乎没有电视,人们穿着近乎相同的服装。1989年,我开车从上海一路开到巴基斯坦,那段路非常漫长,在中国西部开的时候甚至还没有路。

当我的双脚真正踏上中国的土地后,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国家是如此和平、如此美好。

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在美国,彼此见面会说一声“Hello,早上好,下午好,或者是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而中国人常用的打招呼方式则是:你今天吃什么了?

我亲眼看到许多中国人,每天凌晨5点便开始一天的工作,对待工作无怨无悔、尽心尽责。那是一种为了生存、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姿态。而这样的姿态,不可能不造就出一个民族光明的未来。

如果你看过35年前的中国,就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这就是奇迹。

我相信任何西方国家的人,都知道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在我小时候,大人劝孩子好好吃饭、不要浪费粮食时最常用的说辞就是:“别忘了,中国的孩子们还在饿肚子。”

所以我认为,邓小平是个天才,他应该算得上是21世纪最重要的人了。他所开启的变革在21世纪会非常、非常重要。他给中国带来的变化,会让中国继续伟大下去。

可以说,他在“改变世界”这件事上,比谁做得都多。

“中国正在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国家”,有些人不承认、不喜欢这点,但是,没有人能阻止这一切发生。

四、这个世界会好吗?

问:您是一名投资家。差不多10年前,中国的上证指数就已经是3000点,到今天还是在3000多点附近徘徊。您觉得中国股市会像美国那样走出长牛吗?

罗杰斯:中国股市也有连涨几个月或连涨几年的时候,那它自然就有下跌的时候。世界就是这样。美国股市现在走牛10~12年了,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牛市了。美国也有股市走熊很长时间的时候。

我这样说,你就知道中国也是一样,所有国家的股市都是一样:股市有上行周期,也有下行周期。美国股市现在所在的周期,走牛已经走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了,它可能会再持续几个月,或者一两年,但它不会永远这样下去。到那时候,任何地方的股市和投资都会下跌。

但不要怕,如果能坚持只投资自己了解的东西,你就会买到便宜的合适标的。记住,“危机”。

问:有哪些书、原则对您人生、投资的影响比较大吗?

罗杰斯:就投资而言,我倒是看过几本被称作经典、在美国也是不错的书籍——《聪明的投资者》让我学到了许多知识,还有一本叫《金钱游戏》,但这些书都很老很老了。

我在大学教书时,总有人问我该学哪科,我总会说学历史和哲学。人们听了就直摇头说,“不,我们要发财,要像你一样”。

但以我半个世纪的职业经验,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投资家,千万别进商学院,而要多多学习历史和哲学。”

因为历史总会重复:几百年来大英帝国的盛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和纳粹的殊死搏斗,当每个历史事件发生时,世界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哪些因素促使事件发生,发生后又对世界带来什么影响,以及这些影响和我们今天的生活有什么内在联系……

如此反复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往哪儿走,你就会得到许多灵感。

世界虽然变幻莫测,但发生过的事情都会再次发生,只是换了个名字罢了。人性是不变的,所以总是这样一遍一遍地发生着。希腊人写过这些事情,罗马人也写过,基督徒也写过,许多人都写过。

但是你绝不能只读一面的历史,不能过分依赖同一个信息源,无论这个信息源看似多么“权威”。

就拿我来说,我手头至少要有5个国家的5种报纸,我让自己的孩子看5、6个国家的电视。电视上的人都觉得自己正确,所以我告诉孩子们,一定要都看看,再思考到底哪个正确、什么是正在发生的,不要盲人摸象,这才能得到或者说接近真相。

或者说不只是历史,不管是什么,你都要有不同的独立观点,比如美妆也能分成亚洲风、南美风和欧美风格。如果你想要擅长什么东西,你就要了解整个世界。

问:所以才会有人说“所有交易背后都是信息”。那您又是怎么获取信息的?

罗杰斯:这也是有过程的。

我看过很多书,读了许多历史。我两次周游世界,开车在中国逛了4趟,可能比多数中国人去过的地方还要多。这些经历都是我获取信息的方式。

我22岁时,对世界了解得很少,但去过的地方多了,我就明白每个人看待世界的视角是不同的。你了解的东西和其他人口中的版本不一样。所以我听每个人的观点、听别人的介绍,并且把自己的经历加进去,知道的就更多了。

问:最后一个问题,如今新冠疫情似乎有“斩不断”的迹象,人类看起来好像得做好“与病毒长期共存”的准备;另一方面,经济的景气度似乎也不如过往,等等。当年,中国有一位著名的儒学家梁漱溟,他的父亲曾问过他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会好吗?同样的问题抛给您,您会怎么回答?

罗杰斯:答案是肯定的。

世界上有些地方肯定会变得更好,也有些地方会变差。

100年前,英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但现在它这两样都沾不上边了。英国面临着很严峻的问题,这个国家或许会再次破产。(It’s got serious problems and maybe going who else, maybe going bankruptcy again. )

但对中国、越南还有韩国等地方来说,世界在这100年里就是在变好。

由此可见,大国衰弱、大国崛起、大国复兴是人类发展的常态。强权轮流坐庄是历史的必然,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基本运行规律。

无论你是否喜欢,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它一再地证明这一点:第二次世界大战、柏林墙倒塌、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

如果你准备充分了,那无论世界发生什么,对你个人而言,它都是变好了。

20世纪30年代,在全球范围的大衰退中,有人赚了很多钱,成功走出衰退。所以如果你把这个问题拿到1929年来问我,那就是虽然世界变糟了、但有些人变好了,而且不少人做得相当好。

再比如,英国在1920年时是最富裕的国家,而后它经历了50年的衰退并且破产了。但并非每个英国人都很惨,披头士乐队就做得很好。虽然英国这个地方对别人来说不怎么样,但它却是披头士的福地。

所以我会说,这个世界会好的——对于那些理解这个世界的人来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和岛(ID:zhenghedao),口 述:吉姆·罗杰斯,采访:徐悦邦、曹煜,翻译:邓峰,郭龙对本文亦有帮助

Next Post

鄂尔多斯“砸钱要人”,谁去?

周五 9月 10 , 2021
刚刚加入了“上海城市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