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银行大额存单额度告急 存款利率还要降?

“我行上周四就已经明确今年不再发售大额存单产品了。”北京地区某股份制银行理财客户经理今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今年以来客户对存款的热度极高,因此现在银行发售大额存单的规模已经达到了监管要求的上限。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还从多个银行了解到,当前大额存单额度普遍告急。部分银行的大额存单虽有额度,但不多,客户是否能够买上,要“碰运气”、“拼手气”。不仅如此,银行普通存款的利率同时出现了下行,部分股份制银行已较1个月前下调了存款利率,另有股份制银行表示利率仍将持续下行。

有业内人士预计,银行存款利率在未来一段时间仍将持续下行。今年以来,由于市场波动不断,理财和基金产品收益率出现了大幅回撤,存款成了银行理财客户的“香饽饽”,不愁存款成了普遍现象。但今年金融监管部门曾多次要求金融机构减费让利,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亦让银行净息差进一步收窄,因此银行控制负债端的成本成了当务之急,利率下行已成大势所趋。

多家银行大额存单额度告急客户购买“得靠抢”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工行、建行等多家银行均已无大额存单产品发放。而部分银行虽仍会发放部分期限的大额存单产品,但额度极少。

“虽然我行还有大额存单,但基本上客户抢不到,跟没有没太大区别。”北京地区农业银行某支行网点相关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该行每天都会发放大额存单额度,但往往是全国所有客户抢夺不超过300万元的额度,“最近我们(帮客户)抢就没成功过。”

中行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行周二、周五两天会发放部分大额存单产品,但客户购买“得靠抢”。光大银行某网点工作人员亦表示,现在虽然该行在每周三早上发放大额存单的额度,但由于额度极少,因此需要客户自己“碰运气”。

相较于上述银行,部分银行大额存单发放的时间亦不固定。中信银行相关理财客户经理表示,现在说不准何时会有大额存单额度,因此客户如需购买大额存单产品,还需要随时关注银行动态。同时,在该行购买大额存单还需要新进入该行的资金才能预约上。

从利率方面来看,当前国有银行大额存单利率保持一致,其中3年期最高位3.15%。而股份制银行则有所不同,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最高为3.4%,最低为2.9%,其他股份制银行普遍维持在3.3%-3.35%之间。

“虽然大额存单利率已经较上半年有所下降,但预计这样的利率水平还将持续下行。”有银行工作人员直言,其所在的支行已接到通知,下周起大额存单利率将再度下调。

定期存款利率跟随下调1年期2.0%

多位银行理财人士直言,当前大额存单的利率比银行定期存款依然略高,但与其等待不确定能否抢上额度的大额存单,不如直接入手定期存款。但当前部分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亦跟随大额存单利率出现了下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当前国有大行定期存款利率较4月底下调10个基点后暂未有变化,目前建行、工行、中行、农行定期存款利率普遍维持在1年期2.0%、2年期2.5%和3年期3.15%的水平。

股份制银行虽然利率不尽相同,但普遍偏高。以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股份制银行普遍在3.25%到3.35%左右,最高可达3.4%,但最低为2.9%。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股份制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出现了下行。某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该行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3.3%,较一个月前下调了10个基点。另有股份制银行工作人员表示,当前该行3年期定期存款仍有3.4%的额度,已是当前主流银行中最高的利率水平,但预计近期将会下调。

净息差持续承压存款利率持续下行已成趋势

“无论是大额存单还是普通的定期存款,现在的利率水平依然太高了。”一位银行业内人士直言,不少银行3年期存款利率已几乎与贷款利率相近,若算上人员成本等甚至已现倒挂,因此存款利率进一步下行已成大势所趋。

今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多次引导银行等金融机构引导贷款利率下行,这让银行的净息差持续承压。根据上市银行半年报显示,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的净息差均出现了下行。多位银行高管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贷款端利率持续下降、负债端成本的上行亦是导致净息差进一步承压的主要原因。

多家银行在今年上半年已多次进行了负债管理,不仅降低了大额存单、定期存款等成本较高的存款品种利率,还加大力度转向以活期存款、公司结算资金等低成本负债为主的负债结构,但由于存款增长创新高,负债成本依然持续走高。

根据银行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活期与定期存款分别增加3.3万亿和10.3万亿,其中定期存款同比多增4.3万亿,贡献了上半年存款93%的多增规模。定期存款占总存款的比重为52.8%,占比较年初提升2.0百分点,呈现明显的存款定期化特征。

“银行净息差收窄的趋势仍然存在,在贷款利率下降的过程中,必须引导作为成本的存款利率下调才能给贷款利率下降腾挪出空间。”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而当前以及未来市场流动性保持宽松,亦为存款利率下降提供了条件。

另亦有知情人士指出,当前金融监管层要求银行的主动负债利率要参考10年期国债利率和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情况,虽然当前存款利率仍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但当前国债利率和LPR利率均持续下降,因此存款利率亦将跟随下降。数据显示,2022年09月,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63%,同比增长率为-8.43%。而最新的1年期LPR利率于8月22日下行5个基点至3.65%。

对于降低负债成本,交通银行副行长郭莽表示,在加大活期存款的拓展力度,以提升活期存款占比的同时,也要继续对高成本存款进行压降,包括设定大额存单占比上限、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等措施。

另有银行业内人士表示,银行除了进一步降低存款利率之外,预计还将调整负债结构,降低负债成本。特别是要提高活期占比,同时继续压降中长期存款规模和利率。银行还可以用金融债等替代成本较高的定期存款或大额存单,减少银行高成本负债,以达到稳息差的目的。

此外,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还预计,当前银行进一步管控负债成本势在必行,考虑到1年期中期借款便利(MLF)利率已基本失去中期利率锚的作用,加之9-10月专项债增发超5000亿,年内MLF到期2.6万亿,不排除央行会再度降准置换一部分高成本MLF,既不过度投放基础货币,又能够改善银行负债成本。如果降准的再度推出,将使得银行同业存单等利率易下难上,这亦可能传导至存款端,使得利率水平下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姜樊

编辑 陈莉 校对 柳宝庆

Next Post

多家国有大行9月15日起下调个人存款利率

周四 9月 15 , 2022
财联社9月14日电,继8月贷款报价利率(LPR)非对称性下调后,存款利率也迎来调整。9月14日,记者 […]